湫叶枫溪

路明非杀了奥丁。
其实路明非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杀了奥丁,毕竟奥丁的尼伯龙根还在。或许奥丁在死前逃了,毕竟奥丁都可以骗过人类,让人类相信他就是神。神,说是神,到底也还是龙,居然把自已塑造了这么个高大形象,说到底也是心机。又有谁的心机能比上奥丁呢?
路明非找到了楚子航,可是楚子航只回了句“对不起。”路明非当时就懵了。
路明非OS:**,师兄我辛辛苦苦的来找你你结果就回我句对不起?开什么玩笑?师兄你知不知道我用了四分之一的生命来找你啊!你难道要我白白浪费吗?早知道我就许愿让我回到学校宿舍睡觉去了!管你什么被世界遗忘了!还大老远的跑来找你!学校还以为我叛变了呢!让他们忘了就忘了!大不了我也忘了!就不用担心你在世界某个角落里体验血之哀了!
路明非被回了一句对不起后,原本想就这么走了,但就是迈不开步子。最后无奈的就一直跟在了楚子航身边,之后楚子航除了那句对不起便再也没有说过什么,一直都沉默着。楚子航去了很多地方,但也一直在尼伯龙根里。路明非看得出来,楚子航是漫无目的的游走,不,说是漫无目的的游走,不如说是忘了自己有什么目的。可能自己原本有要做的事,却就这样忘了,但是自己的身体本能或许又是内心的驱使,让自己一直在没有目的的游走中寻找着目的。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几天?
到最后,路明非也不记得他陪着楚子航多少天了,但他知道,楚子航找到了他的一点点目的了。
就在前天,楚子航游走到了他父亲曾住过的地方,路明非不知道楚子航知不知道那是他父亲住的地方,总之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楚子航走到了他家的门前,路明非他认识,毕竟他曾经来过,所以他认识。今天,楚子航就在向一个方向走去,就像走了千遍万遍,早已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了。
路明非能感觉到,接下来楚子航去的地方或许他也知道。很快路明非便觉得四周十分的熟悉,特别是那家小小的书店,就好像曾来过这里呆过几次,之后路明非便知道了原因。从那家小小的书店再走两分钟便来到了一个大门前,这门路明非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不就是仕兰中学的校门吗?那个小小的书店不就是自己只去过几次虽小但环境不错的书店吗?
路明非总觉得接下来楚子航就会找到他的目的了,就这几天,他明显的发现楚子航的眼中终于恢复了点光彩,虽然不多,但至少比第一次看见时那空洞的眼神要好多了。
突然,之前还是看起来阳光笼罩的校门口下起了暴雨。一切毫无预警,路明非愣了很久,直到一声充满熟悉的衰仔味道的话传入他的耳朵才反应过来。
“喂喂!柳淼淼柳淼淼,你捎我呗!”
路明非猛然转头,这不是‘蒲公英’台风来的那天吗!难道师兄的目的是为了救下他父亲?果然,这还是师兄的心结吗?就算无意识了仍然还想着救下楚叔叔...
之后路明非跟着楚子航来到了高架桥上,正好看见楚天骄护着当时刚觉醒血统的小楚子航。就在一瞬间,路明非看见了楚子航眼中的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原本黯然的黄金瞳瞬间光彩肆溢。下一秒,楚子航就冲了上去,路明非无法阻止,他不知道如果他阻止了楚子航,楚子航会怎样。
奥丁出现了,但是路明非觉得很奇怪,他说不出来,只是直觉告诉他奥丁很奇怪,仿佛就像电影一样放映出来的,映在他本应该在的位置上。
就在这时楚子航早就到达了楚天骄的身前,挡在了楚天骄与奥丁之间。楚天骄像是没有看见楚子航一样透过楚子航的身体直视着眼前的奥丁,路明非看着这一切他终于明白了。
奥丁死了,可是新奥丁出现了,这不是什么奥丁的尼伯龙根,这是楚子航的尼伯龙根,这是新奥丁的尼伯龙根。楚子航的心一直被困在那一天的雨夜了,当他有力量时,便想着想要拯救他曾失去的东西,可是楚子航他却一直都被困在了因自己的执念而创造的尼伯龙根里。
路明非冲了上去,他拦在了楚子航的身前,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冲上去。他可能是怕当楚子航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象时,刚成为奥丁的他可能会因为刺激而使得力量暴走。路明非也知道楚子航他很坚强,要不然他是如何在失去了楚天骄之后仍能冷静的找到学院,进入学院,一直到如今。
但现在不一样,现在的楚子航不在是简简单单的混血种,现在的他同时还是新奥丁,刚成为奥丁的楚子航情绪还不稳定,如果再一次刺激了楚子航,路明非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况还能不能拦下到时候暴走的楚子航,因为他早就没有命可以交换了。
“噗嗤!”
穿透身体的声音,不是童子切安纲也不是蜘蛛切,而是那把已经折断的妖刀村雨。路明非知道,妖刀村雨早就断在了那个小龙女离开的地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所以路明非可以肯定这不是真的,只是幻象。
既然是幻象那么便没有什么好怕的了,路明非这么想着,向前走了一步靠近楚子航,伸出手抱紧了身前的他。
“跑!”
楚天骄的声音穿透了路明非的耳朵,路明非能够看见那个刚觉醒血统的小楚子航发疯的跑向那辆迈巴赫和微笑着的楚天骄。
能够看见那辆迈巴赫冲出了黑暗,他能感觉到怀中楚子航的颤抖,但他无法做些什么来缓解,唯有紧抱他,告诉他有人陪在你身边。
路明非和楚子航都跪坐在了地上,四周的景色开始模糊,妖刀村雨没入的感觉也消失了,渐渐地周围的一切混合在了一起变成混沌的黑色,这里没有光芒,路明非知道这是楚子航现在内心的颜色。
“呐...师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啊!那件事真不是你的错啊!你总把它当成你的束缚,我相信楚叔叔一定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你。他让你活下去,是因为你是他的儿子,而他是你的父亲,父母保护儿女是他们的愿望。他们想看着自己的儿女安全的成长,能够看尽世间的美好,成长到他们所期待的样子。而你现在算是什么,这么多年来,你哪次好好的考虑过自己,每次任务都是冲在前面,不管不顾,回来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弄的一身伤。师兄,楚叔叔让你活下来,那你就应该好好的活下去,你身上不止你自己的命,还有楚叔叔的命。你死了,楚叔叔也就死了。你难道想再让楚叔叔死一次?”
路明非说完了,又紧了紧怀着楚子航的双臂,将下巴放在了楚子航的右肩上,侧脸贴着楚子航的半边后脑。
“我是谁?”
楚子航开口了,除了那句对不起后的第一次开口。
“楚子航,你是楚子航,说要罩着我,说要保护我,说要陪我去打爆车轴的楚子航,我的师兄楚子航...”
路明非闭眼在楚子航耳边说着,说着楚子航曾对他说过的话。
“那奥丁呢?”
楚子航抬起双臂环上路明非的腰,问到。
“奥丁已经死了...在我眼前的,我所看见的也只是楚子航,我所认识的楚子航!你只是你,你其他什么都不是,只是楚子航,所以和我回去吧,师兄...”
路明非能感觉到腰上的手环的更紧了。
“我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楚子航将路明非的头让自己更加靠近他,在路明非耳边轻声的说道,感受着路明非突然僵硬的身体和缓缓升红的耳朵,抬起了嘴角。
是的,我想起自己应该是谁,该做谁,该陪在谁身边我都想起来了。你愿意让我陪着你吗?
路明非你这样子挺可爱的,以后我会多试试的哦,别想逃,我不会放开你了!
四周白光肆意,像是在见证着什么,记录着什么,表现着什么。



萌新,站楚路很久了,一直处于看文状态,第一次写有关楚路,还请温柔对待(๑• . •๑)

评论(9)

热度(19)